明河

-二次元据点-
盗笔/瓶邪/本命吴邪
全职萌BG/伞修
古剑站越苏
进巨偏团兵
其余杂食性
***热爱和平 远离掐架***

【瓶邪】郎骑竹马来

>>清新小短文

>>谁家少年郎哟喂~

---------------------------------------------------------

“看我的。”小花拈起精巧的鸡毛毽子,向上轻轻一送,抬了抬右腿,“啪”的一踢,毽影再落下时又被左脚接住,踢起。红绳扎着的小辫也随着动作一甩一甩。又是一个轻巧的转身,从身后把毽子踢上了半空,姿态隐隐透出股别样的风韵。

“小花姐姐好厉害!”一旁的霍秀秀看得着迷,忍不住欢呼叫好。吴邪的目光也随着毽子移动,忽然间就看见了那个垂下一条腿,静静坐在墙头的少年。
“呀!”秀秀又是一声惊呼,不过这回声音是冲着吴邪来的。
“哎……”吴邪反应过来时,毽子已经砸中了他的脑门。

“吴邪哥哥,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小花脸颊有些红,懊恼地微蹩着眉,眼底却流露出几丝狡黠,嘴角也忍不住勾起一点。
“不疼的,没事儿,没事儿。”吴邪以为小花正自责,忙弯腰捡起毽子塞回小花手里。
“吴邪哥哥,秀秀可以帮你吹吹,阿妈说吹吹就不会痛了。”秀秀正儿八经地拉着吴邪让他蹲下一些,呼呼呼地吹了吴邪一脑门子的口水。
“啊……秀秀我真不疼……”吴邪有些哭笑不得,尴尬地用袖子擦了擦脑门,再抬起头看时,墙头蹲了只舔爪子洗脸的黑猫,哪还有什么少年。

“吴邪哥哥你在看什么?”小花敏锐地顺着吴邪的目光看去,黑猫在墙头弓起身子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晃了晃尾巴跳到墙的另一面去了。
“没什么,小花咱们接着来。”吴邪笑了笑,招呼起院里其它孩子一起玩起来。
整个下午,吴邪都没有再见到那个少年。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
吴邪在外面玩了一下午,出了一身汗,现在正小跑着赶在被大人批评前回家吃饭。青石板路荡起一串匆忙的足音,落日把他的影子在身后拉得很长。

微喘着气到家,不料却被妈妈逮了个正着。吴妈妈拉过儿子,摸了摸后背心湿乎乎的里衣,又顺手抹了一把吴邪额头的汗,催促道:“快去洗把脸换身衣服,有客人。”
换了身银色掐花的月白色对襟短褂,吴邪溜到厅堂门口探头探脑。爷爷正和一人谈话,王妈在布菜摆筷,另一边有个人半隐在阴影里……竟是之前见到的那个少年。

“吴邪,怎么不进来?”吴一穷看到门口的人影,笑着开口。吴邪这才走出来,依次叫了人。
“这是你张爷爷,他来这儿住一阵子,喏,就隔几条巷子,下次见到了要主动打招呼。这是张小哥,张爷爷亲戚的孙子。”吴老狗简单介绍了一下,吴邪怯生生地叫了人,算是招呼过了。不知为何,这俩人给了他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他抬眼飞快地瞥了那张小哥一眼,不料视线被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抓了个正着。

“我,我是吴邪。你好,张……张小哥。”吴邪有些窘迫,心里又是一紧。怎么这时候学起老痒来了!白天就不该乱模仿。
“张起灵。”那比他略高一些的少年吐了三个字,无波无澜,带了一点婴儿肥的白净小脸上看不出情绪。

中国人谈话总是喜欢在饭桌上,习惯边聊边吃。吴邪本是挺喜欢家里来客人的,因为这样会有丰盛的饭菜让他享受一回。可今天吴邪第一次感到了吃饭的不自在,明明眼前就是一盆爱吃的醋鱼,他愣是得端起矜持的姿态来。
这当然不是因为大人们正谈论着他插不上嘴的话题,任谁旁边坐着个闷油瓶都不会好意思弄出太大动静的吧。

吴邪只觉得心里有个小人在掀桌,因为他颤颤巍巍夹起的一块醋鱼掉到了桌上,片刻前他的右手不小心撞到了张起灵的左手。
张起灵看了看吴邪和那盘鱼,欲言又止。
吴邪尴尬一笑:“……哈哈,小哥你要吃鱼?吃呀别客气,小心鱼刺。”
张起灵不动声色地伸出筷子,比一般人长些的食指一动,鱼肚子上的一块肉已经稳稳夹住。
正当吴邪在心里感慨“别人家的孩子”时,那块肉被放到了自己的碗里。
大人们仍在高声谈论,没人注意到这边。
“吃。”张起灵还是面无表情,略一抬下巴,抿了下筷子尖上的酱汁。
糖醋的,味道不错。
吴邪吃着鱼,觉得今天醋鱼的糖似乎放的有些多。


晚饭后没多久张爷爷就带着小哥走了,告别时还招呼吴邪多去他们家走动走动,说是别让张起灵小小年纪就养成闷葫芦的性格云云。
张起灵看着吴邪站在门口向自己挥手道别,嘴角弯起自己都没有觉察的弧度。
“再见。”他听见自己心里这么轻声地说。

“吴邪!衣服上的酱渍是怎么回事?!”“……啊?哎……妈我错了下次一定小心!”
没走多远,就听见身后的动静,张起灵知道自己忍不住笑了。

第二天一早,井边打水的柳婶就听见青石板路上又荡起一串轻快的足音。
“跑慢点哟,当心摔。”她笑盈盈地关照道。
“知道啦。”吴邪回头灿烂一笑,眼睛亮晶晶的,又回过头跑向巷子尽头去。
春风骀荡,鸟雀惊起,东边透出第一缕晨曦,天光大亮。
“年轻真好啊。”柳婶感叹了一句,笑眯眯地哼起一支哼了十多年的小调。

“叩叩”,吴邪敲了敲门环,门缝开了,闪出一对乌黑的眼睛。
“小哥,早~”吴邪觉得今天心里像住了只麻雀,语调忍不住扬起来。
张起灵打开门让吴邪进来,小院里静悄悄的,墙头忽然闪过一道黑影,把吴邪吓了一跳。
“是小黑。”张起灵安抚般解释了一下,吴邪认出来是昨天那只黑猫。
黑猫在张起灵脚边蹭了两下,张起灵问他:“吃早饭了吗?”
“啊……还没。”
“先去厨房。”张起灵往屋里走,吴邪跟着他,后面还跟着一只猫,一样乖巧。

张起灵到厨房里给吴邪弄了包子和豆浆,顺手喂了猫一些食物。
吴邪边吃边打量,角落里似乎有新发现。
“小哥,那是什么?”
张起灵走过去拿出来,细长的竹竿一端是马头模型,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在这里的,已经落了灰。
“是竹马。”
“竹马?这个能玩吗?怎么玩?”吴邪吃完了早饭,舔了舔手指,
张起灵皱了皱眉,他没玩过这种东西,甚至可以说他从小就没接触过什么玩具,但没骑过竹马也见过别人骑着竹马跑,他对吴邪简单解释了下,吴邪就接过竹马,担了担马头上的灰,拿着跑到了院子里。

几只麻雀在院里的树枝上蹦跳,叽叽喳喳。张起灵倚在门框上看向院子里,春意正浓。
春色三分,二分明媚,一分无邪。
郎骑竹马来,满眼春光。

-END-
嗯,真的只是竹马【。
没有清闲的那么有“深意”,写到最后我也无力了,怎么看怎么想删掉啊 QvQ
好歹完结一下吧 _(:3」∠)_
批评吐槽什么的尽管来吧~【求评论的心谁懂。。。【躺

 

评论(5)
热度(3)

© 明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