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河

-二次元据点-
盗笔/瓶邪/本命吴邪
全职萌BG/伞修
古剑站越苏
进巨偏团兵
其余杂食性
***热爱和平 远离掐架***

【脑洞】仓鼠瓶邪(补完)

灵感来自家里生命不息卖萌不止的仓鼠 > < 



云彩收到了一份圣诞礼物,活的,两只小仓鼠,喜欢的不得了。

一只是偏黑色的,背上还有一道深色的纹路,好静。
一只是偏褐色的,头顶有黄褐色的呆毛,好动。

两只仓鼠都养在一只笼子里,上下两层,有小屋子有澡缸,有转轮有滑梯,供吃供喝,有地休息有地耍闹,笼子底部和小屋子里铺了一层的木屑和棉花,小日子过得很是舒适惬意。

云彩给食盆里添了杂粮和几条面包虫,换好新鲜的水,逗弄了一会儿仓鼠(其实只有褐色的理了她…)然后就去忙自己的事儿了。

于是发生的很多事情都是两脚兽所不知道的了。

“啊……她终于走了,小哥你要来吃吗?面包虫很香很好吃啊。”褐色的仓鼠歪了歪小脑袋,眼睛又黑又亮,鼻尖微微抖动,鼻翼的小胡须一颤一颤的。
“不用。”黑色的仓鼠窝在笼子一角貌似深沉地看着二楼天花板,面无表情,看起来对周遭环境并不在意。

吴邪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自己吱吱喳喳说了一堆什么“你好啊我是吴邪今后就是室友啦要好好相处多多指教啊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啊”之类的话,结果对方没回一个字,连眼神都是那么超然脱俗得好像透过吴邪看见了终极。当吴邪都快同情这室友先天不幸哑巴又面瘫甚至开始考虑要不要把偷偷藏起来的食物分他一半的时候,黑色的毛茸茸的高岭之花终于开了金口,“张起灵”。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原来不是哑巴啊,吴邪心里默默。什么张起灵,明明就是个闷油瓶,瓶口还那么紧,连自诩八面玲珑对着墙壁都能侃侃而谈的吴邪都着实感到了不小的压力。

和这样的室友共度余生实在是一件很糟糕的事,当时的吴邪天真地想着。至于后来意识到闷其实并不是最糟糕的事,那就都是后话了。

吴邪窝成了一个很规范的球状,把圆滚滚毛茸茸的背影留给了老僧入定般的室友,两只小爪子抓着一条面包虫正喀吱喀吱脆地吃得全神贯注,自然也就没有看到背后张起灵久久定在他身上的意味深长的目光。

吴邪的小耳朵一动一动的,耳廓看起来很薄,血管都隐隐可见。张起灵第一次发现原来观察仓鼠的意义远远大于和天花板交流感情。

“……哎呀,网上怎么说仓鼠最好不要两只同笼饲养啊……一公一母也不行,会发生撕咬甚至造成仓鼠死亡……你送的仓鼠是一公一母吗?……你也不知道?算了……真是不靠谱,还是我自己观察观察吧,实在不行再去弄个笼子……”

云彩打电话的声音隐隐传来,吴邪还是学习过人类的语言的,听了个七七八八,瞬间停住动作,转头就看角落里的张起灵。于是张起灵的视线里就出现了一只瞪着眼叼着小半条面包虫的呆毛仓鼠。

“小哥,我是公的。”
“……”张起灵这回是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小哥我不会和你抢东西的。”吴邪信誓旦旦地说,“我看那屋子挺大的咱们一人一半谁也不挤谁……澡缸倒是只有一个,不过没关系,轮流洗好了……所以……”
“所以?”
“所以咱俩好好表现和睦相处吧。那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一日室友百日恩,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一窝住,我觉得你这个室友还是很不错的。”吴邪爬近了一些,张起灵都看得到颤抖的细胡须上挂着的食物残渣。
张起灵“嗯”了一声,他也听懂了云彩的话,并且发现自己并不排斥和这个聒噪的同类共处一室。这样的日子其实也挺不错的。

吴邪并不贪吃,他吃了自己的分量后就不再进食了,他欢快地跑到澡缸边,前爪一举,一个跃身就想跳进白白的浴沙里,可不知是不是因为吃饱了肚子有些鼓……他在缸沿上卡了一下,不过这可难不倒吴邪,他后爪一蹬一蹭,扒拉了两下就把自己翻进了澡缸,留给张起灵一个销魂的扭动的小尾巴。

同居的日子一定会很精彩。张起灵很快就敲定了这个结论。然后他就不疾不徐地去吃了点食物喝了点水,然后观察吴邪在澡缸里是如何翻滚出一百零八个不同的姿势的。



晚上是仓鼠最活跃兴奋的时候。

吴邪从一楼爬到二楼,张起灵坐着看。
吴邪在二楼屋里兜了一圈又从滑梯滑下来,张起灵坐着看。
吴邪撒开了脚丫子在转轮上咕噜咕噜地原地奔跑,张起灵坐着看。
吴邪扭着故意在冬天保养出的圆滚滚的身体开始爬笼子,张起灵还是坐着看。

“小哥你怎么不活动一下啊。”吴邪抓着笼子努力地学习蜘蛛侠垂直上爬,前爪抓得明确规范后爪落脚点找得就有些吃力了。这也不怪他呀,他后脑勺又没长眼睛,再说即使长了也看不见啊——会被身体挡住的。

“左上。”张起灵出声了,吴邪楞了一下,凭借数天来的脑回路对接的实验明白了对方这是在指导自己爬上去。
吴邪从小就是摸爬滚打的一把好手,这会儿很快就爬到了笼子顶上,以一个自认为是潇洒的“倒挂金钩”别人认为是“乳猪烧烤”的姿势挂在笼子上打摆子。
“小心。”
“这点高度不算什么……”吴邪仰着头故作轻松,话音未落就PIA叽一声感受到了大地母亲的召唤。

很不巧,他在装酷的时候摔下来了。
很不巧,他摔在了张起灵面前。
很不巧,他四脚朝天了。
并没有多疼,吴邪扭了扭身子就想翻过身来,却很快感受到了异样。
脖颈那里热乎乎的。是张起灵在嗅他。

“小哥,这多不好意思啊,我自己可以起……来”吴邪打了个激灵,四只爪子在空中哆嗦似的划拉了一下。不是冷的,是因为张起灵的鼻子贴在了他的颈侧蹭了蹭。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吴邪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喉咙发出偏尖利的一声(找不到合适的拟声词OTZ…)利索地一滚就翻过身来。

“啊小哥我玩得累了想睡觉了你继续忙你的事吧晚安……”吴邪一溜烟地爬上二楼钻进小屋子窝成了一团。
心跳得有些乱,吴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警觉地听了半天,没听见楼下有什么动静。吴邪用鼻尖把棉花和木屑拱出一个舒服的窝,团成一团卧着一动不动。
睡不着。
吴邪扭头转了个方向卧着,闭着眼,耳朵却“竖得像天线”。
还是睡不着。
睡得着才怪!他是仓鼠啊,不是两脚兽,晚上怎么会有困意呢?!
于是一个白白软软的鼻尖一颤一颤地从屋门探出来,吴邪走到滑梯口,把小脑袋伸进去,瞪大了眼睛打探楼下的情况。
一圈扫过,楼下安安静静,没有发现目标仓鼠。

吴邪估摸着张起灵是窝到澡缸里去了,澡缸也是个睡觉的舒服地儿,而且那里正好是二楼看下去的一个视觉死角。吴邪开始在二楼滑梯口踌躇徘徊绕圈圈,要不要下去呢要不要下去呢下去了说什么呢张起灵都是你做出莫名其妙的举动害小爷我都没有心思好好滚转轮了!

“咯咯咯咯……”安静的夜里传来了一阵躁动的声音……没错,那是吴邪在磨牙。吴邪郁闷纠结的时候就这样,喜欢磨牙,而且经常是无意识地就开始磨牙了,这回他在滑梯口转着转着就转到笼子边上去了,然后觉得这白色的玩意儿怎么这么碍眼呢,不爽,直接上大门牙。
“咯吱咯吱咯吱咯吱……”

张起灵本来是窝在澡缸里闭目养神,这会儿也被吴邪的动静闹得走了出来,直接爬上二楼。
“吴邪。”
“咯吱咯吱”
“吴邪……”
“咯咯……小哥?你怎么上来了?”吴邪又啃了两下才反应过来,有些尴尬。
“不要咬笼子,有漆。下面有磨牙石。”张起灵平平静静。

十三个字!闷油瓶居然说了十三个字!吴邪第一反应居然是数了数字数,因为在他记忆力这位室友开口字数从未超过两位数,这真是一个仓鼠历史上的重大突破啊。
等会儿,他说了什么?磨牙石……那是什么,可以吃吗?听起来好像不可以啊。

< 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笼子对牙不好。”而且会吵。

然后吴邪就跟着张起灵从滑梯滑下去,张起灵是以一个蹲坐的姿势稳稳地滑下去的,至于吴邪,嗯,他一直都是四肢伸展、撅着小尾巴、俯趴着滑下去的。

 

滑个旋转滑梯吴邪也能玩儿得挺高兴,活脱脱一副熊孩子悠然自得其乐融融的样子,于是在“着陆”的时候他没控制好距离,一下子飞扑过去撞上了张起灵的后背。

“啊,小哥真是不好意思。”吴邪用小爪子揉了揉有粉红的鼻尖,张起灵这时候也回过身来,凑近,张嘴,对着红红的鼻尖吹了两口气。

 

吴邪呆住,一定是我看仓鼠的方式不对吧这披着闷油瓶皮的家伙是谁啊简直想打滚挠墙你以为小心脏经常扑通扑通偏离正常频率很好受吗?等会儿小哥你是不是还应该说句“呼呼吹吹,痛痛飞飞”?

张起灵自然不知道吴邪脑内跑偏到哪里去了,他把吴邪带到笼子角落里绑着的磨牙石旁边,吴邪看着眼前正方体的块状物,这一直是他爬墙时用来垫脚的。

“原来这玩意儿是磨牙石啊。”吴邪小小惊呼,有一种发现新世界拓宽新视野的感觉,他凑过去嗅了嗅蹭了蹭舔了舔,硬梆梆的没有什么气味,亮出门牙磨了两下,倒是比啃笼子啃出一嘴铁锈味儿好多了。

 

 

 

食盆里的面包虫很快吃完了,一天云彩拿了个面包虫在笼子外勾引嘴馋的仓鼠吴邪,吴邪本来正眯着眼打盹儿,闻着味儿一下子坐起来,循着味道走到笼子边,可云彩存心想捉弄一下吴邪,一条面包虫晃来晃去总是在吴邪就要咬到的时候挪开。

吴邪很不爽,可是也很想吃面包虫,于是他前爪搭在笼子上,靠后肢把身体支撑着站起来,并且努力地把嘴从笼子缝隙里钻出去。

理所当然地被卡住了。

“吱……”吴邪急的叫了一声,眼前的这个两脚兽实在是太可恶了。

他努力地挤巴挤巴,终于一口咬住了面包虫。一拽,成功将其拖进笼子,欢快地埋头啃起来。自然也就没有看到身后散发出强大气场、幽幽盯着云彩的张起灵和云彩愣住的表情。

 

(让你丫不给我媳妇儿好吃的!)【误】

 

 

 

过了两天云彩带回来一包仓鼠食用的瓜子,投了几颗到食槽里,吴邪本来在转轮里跑得正欢,闻到味儿就摇摆着跑了过来,叼了颗瓜子就开始啃,可是动作有些不得要领,啃着啃着就把瓜子壳和瓜子肉都嚼到了一起,只得郁闷地呸了两下,把嘴里的瓜子壳碎渣吐掉。

 

张起灵默默走过来叼起一颗,两只前爪抱住小小的瓜子,一边旋转一边啃边缘,一圈绕过来之后他用爪子把两瓣瓜子壳轻轻一掰,白白的瓜子肉就掉了出来。

“喏,吃吧。”

吴邪在一旁呆呆地看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原来张起灵是在教自己剥瓜子的正确方式,他讷讷地道了声谢,然后就叼起瓜子肉嚼了起来。

很香很好吃。原来小哥还是挺能干的嘛不是生活能力九级伤残啊。

 

丝毫没有觉得有哪里不对,吴邪继续摇头摆尾(如果尾巴不那么迷你的话)地享受着张起灵给自己剥瓜子的待遇。

(这是真实的事XDD)

 

后来云彩又不知从哪里弄出来一个透明的塑料球,扭开盖子想引仓鼠进去。张起灵先把仓鼠球打量了个彻底,才放心地让吴邪去玩一会儿。

吴邪屁颠屁颠跑进去,盖子盖上后就咕噜噜地跑动起来,在房间里欢快地滚来滚去,时不时发出“唧唧吱吱”的叫声。

“小哥我在滚~小哥酷爱看我~~~”

张起灵趴在笼子边看着吴邪很是灵活地在房间里滚过来滚过去,不自觉勾起了嘴角。

“呀……这是什么?!”云彩本来看得挺起劲的,突然发现了地板上黑色的不明物体。准确而文雅地说那是吴邪的排泄物……

“你你你……回去回去……”云彩扶额,又好气又好笑地把吴邪抖回笼子开始收拾,吴邪可怜巴巴地趴在笼子门上向仓鼠球暗送秋天的菠菜。

 

我不是故意的呀。

让我再滚一会儿吧。

 

 

 

转眼半年过去了,吴邪和张起灵的感情更进一步,晚上的笼子也依然闹腾。

热浪席卷全城,高温已经持续了十多天,这会儿云彩也把笼子挪到了空调房里,冬天的两个毛球已经瘦了不少,此时两个小家伙正在专门给仓鼠降温用的金属板上睡得四仰八叉。

 

吴邪和张起灵仰躺着,毛茸茸的白色肚皮随着呼吸起伏。他们头抵着头,睡成了一个60度的张角,吴邪的后脚丫子还不时无意识地抽动两下。

简直不能更可爱!云彩看到这一幕马上翻出手机弄了动图然后传到了微博上并且艾特了霍秀秀。

 

@曾照彩云归

家里的仓鼠每天都在卖萌,秀恩爱简直不能更星湖23333一脸血啊 @秀秀秀毛线 

[动态图]

 

过了两分钟一刷新:

 

@名花解语:右边[蜡烛]//@黑瞎子雾里看花:等等右边的语气不对啊难道说我也发现了什么?//@古董店小老板:转发微博//@京城胖爷:哈哈胖爷我选礼物很有眼光吧。被你这么一说那仓鼠呆贱乖的样子还真挺眼熟//@秀秀秀毛线:嗷嗷嗷・゚・(つД`)・゚・ 我也想养!等等我好像发现了什么!我怎么这么想艾特吴邪哥哥呢23333

@曾照彩云归

家里的仓鼠每天都在卖萌,秀恩爱简直不能更星湖23333一脸血啊 @秀秀秀毛线 

[动态图]

-END-


 

评论(2)
热度(5)

© 明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