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河

-二次元据点-
盗笔/瓶邪/本命吴邪
全职萌BG/伞修
古剑站越苏
进巨偏团兵
其余杂食性
***热爱和平 远离掐架***

[影评]走吧

[后会无期观后感,随手写写,一笑了之]

下午两点打电话约同学出去看电影,阵雨在即,后来它成了暴雨,在城市里开辟出新的河道,谁之前会料到呢?

长这么大,下雨时积水能没过小腿的经历不过两次。同学这次出来还穿了球鞋,吸饱了水走路嘎吱嘎吱的,谁之前会料到呢?

实话说,我没看明白这部电影。没经历过社会没体验过人生没走一走闯一闯伤一伤痛一痛忘一忘,谈什么都只是一种“似乎是”的附和与猜想。

公路式电影之前也没接触过,韩寒的书也没看过多少,看过的里面也没看懂多少。但电影肯定是拍给大众看的,想必不需要观众做太多功课也能让其有所感触,我就随便说说我自己的想法。

这是三个人,踏上同一条路,每个人都得到出乎预料的结果。

胡生,影片开头他就说了,自己是在开始就被抛下的那个人,后来才得到一个延时了三年的回音。有人说胡生这个人象征韩寒的初心,我不怎么了解韩寒,只能试着去了解他电影里的角色。胡生是个脑子不太好但很单纯的人,即使整个岛上只有两个人愿意把他当作正常人,他仍然是快乐且满足的。房子被炸了,出去抽个烟就被同伴忘了,这些好像没什么大不了,还有个值得歌颂的东极岛,还能回到东极岛,生活还是很单纯很美好。只是看到《旅行者》的时候会有点遗憾罢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们的故事里似乎没有他,但他有自己的故事和生活,纯粹自由,这就够了。

马浩汉,一个走了很多路经历了很多的沧桑而落拓的男人,怀着一颗发展家乡的心回到东极岛却又被逼走。“带不走的留不下,留不下的别牵挂。”炸了房子开着车子说着老子朋友遍天下,走得潇洒无牵挂。那是因为当时他的理想似乎碎成了渣,只剩远方牵挂着的那个她。

十八年的书信让他在脑子里把自己的灵魂伴侣勾画成刘莺莺的模样,以至于后来见到她的时候内心自带的BGM就是那个老头打游戏机时的那句“你中奖了”,又或者是那个被装好的灯泡,你一笑我的全世界就亮了整颗心都满了。

然后呢?然后刘莺莺在清一场桌球的时间里把他长达十八年的意淫打碎了,面前这个气质出众的老板娘成了同父异母的姐姐(还是妹妹?),真是万万没有想到,但有时候生活不就是比狗血还狗血么。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但艺术也是生活的一部分不是么。

浩汉对刘莺莺的情感可以说是支撑他一路走过来的力量之一,另一股是对理想的追求,还有对朋友的情义。他曾经有些小拽地表示不管再哪拉屎都有人送厕纸,但最后也没见他有一个交心的朋友,真是挺无奈而又悲哀的。

他的理想、爱情、友情,都不如意,似乎是什么都丢了什么都吹了,但这又怎样?没有哪条路是白走的,没有哪段经历是无用的,没有到不了的地方,只有不想去的地方。只要他还能走,只要他还有心。最后他去了哪儿这已经不重要了,锅盖有时候是别人盖的有时候是自己盖的,跳得出是青蛙跳不出是青蛙肉,人生也不过生一次死一次,给水就游,有位置就跳。不同的人永远无法用某种固定的标准去评判他们的成败,或许我们都会向社会现实妥协,车到山前未必有路,船到桥头未必会直,十年之后也许我们会变成自己曾经讨厌的样子。但没人可以定义你输了,除非你自己认输了。今何在的《悟空传》里有一句话,这个天地,我来过,我奋战过,我深爱过,我不在乎结局。

江河,最初最呆板固执按部就班甚至要墨守成规的那个人,没想到最后走得最远。地理上的,从最东到最西。心理上的,从抗拒改变到改变了东极岛,即使那是无意中的。这个人其实有时候还挺萌的,强迫症般的要烤面包涂辣椒酱,呆气十足的眼镜和长头发,起初不怎么自信,但一直是个善良而正直的人,有自己的原则。可以说他有时候比浩汉现实,比如阿吕偷车,他直接把怀疑说了出来,直率而正经。阿吕和浩汉都曾经表示过对于江河的嘲讽与不屑,当然他们没有恶意,但就是这样一个踏实现实的人走出了众人眼里的光明的路,写出了自己的旅行者,那绝不止是一本书那么简单,那里有他的情感他的执念他的世界观,即使他没有观过世界。看起来挺奇妙也挺完满的不是么?甚至在最后他还巧遇了苏米,事业爱情双丰收了,但他也回不去那个曾经的东极岛了。

对于那三个扮演路人甲乙丙的女性角色,我也只是有种匆匆一瞥的印象。周沫姐姐(因为有同学就是这名字导致我总是一秒出戏OTZ)的出场是个默默努力着的卑微的替身演员,能接到有台词的戏都值得兴奋。替身其实是很苦的,有文替、武替和光替,而周沫一开始似乎就是光替,让打光师试光的。她的生活就是奔波在戏里戏外,向着“混得好”而奋斗。从一个替身,一路到最后的红毯明星,而娱乐圈整个就一染缸,成名肯定有代价的,但那都是戏外的故事了,那些大家不必知道。

苏米,我觉得她肯定是个很傻很善良很单纯的姑娘,我猜她也许是双鱼或者白羊座的,骗术不到家,被王八蛋骗大了肚子仍然愿意去相信爱情。是个好姑娘,万幸后来又遇到了江河。

刘莺莺活得独立坚强,着实不易,有点心疼。她对于浩汉的感情肯定是复杂的,对于她父亲也是。都说家是避风港,但她没有避风港,她只能自己扯出一片单薄的船帆,然后自己准备好水和食物,微笑着上路,去经历她的人生。

后会无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会交叉,但结局不同,即使终点都是死亡。

我认同人性本恶的观点,我们总是很难知足,欲望太多要求太多,有时候会觉得得到的都是侥幸失去的都是人生。我们这一代,是敏感浮躁而不安的,转型期的社会有太多问题的暴露,网络让我们能很快了解各方动态,感受到越来越焦躁甚至是急功近利的社会氛围。摆在我们面前的选择多而杂,很多父母恨不得孩子能走上最安稳、“性价比”最高的那一条。

血气方刚的新生代哪那么容易妥协?又怎么甘心?

路是自己走的,也是为自己走的。

仍然是今何在,他说过一句话:人生最有价值的时刻,不是最后的功成名就,而是对未来正充满期待与不安之时。

不走一走你永远不知道你会遇到什么样的人,永远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结局。人心难测也好社会多变也罢,不曾拿起,谈何放下。以前看过郭斯特的一个条漫,“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现在大家已经陆陆续续收到通知书,几家欢喜几家愁,也许有人觉得离理想越来越远,有人觉得幸好还能愉快地再战十年。没有百分百正确的路,却可以有百分百的热情支撑你走过这段路,为了一个梦,一段话,一个人,这些都可以有。

该做梦的时候,不要睡得太死。

该动身的时候,不要走得太迟。

走吧。

 

评论
热度(5)

© 明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