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河

-二次元据点-
盗笔/瓶邪/本命吴邪
全职萌BG/伞修
古剑站越苏
进巨偏团兵
其余杂食性
***热爱和平 远离掐架***

[盗笔长评]十年踪迹十年心

[渣浪微博又刷不开了,我太无聊,想想还是写点什么吧,高二的时候还蛮喜欢写随笔的。

这篇给我非常喜欢的通俗小说——《盗墓笔记》,或者说,盗笔系列。]

它不是什么严肃文学,更不是什么名著级别的书,也不能反映什么时代什么社会,很多东西都是基于传统文化的合理想象,但是,我很喜欢。

初三是我第一次接触盗笔,那时候前七本已经写完并成书。毕业后那个暑假,同学买了7本,我借来看,第一天一口气看完3本,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真是如鱼饮水难与君说,从此便一头栽入深坑,至今不愿爬起。

南派三叔,徐磊,是个很会讲故事的人。比起《鬼吹灯》,我更喜欢盗笔,不是因为有个看起来似乎是汤姆苏的张起灵,我觉得盗笔的情节、节奏、叙述方式更能吸引我。

第一人称切入,坑爹的三叔到第一本结束都没告诉读者作为叙述者的“我”是谁,后来这个人物成了我的本命,再无耻一点的说,就是男神,当然,这是后话。 

 

前几天,6月26号,三叔发了条微博:“MR.218.109.112.* 谢谢你们”。 06年6月26日00:13是三叔在贴吧发第一个贴子的时间,也是盗笔开坑的时间,不知不觉都已经八年。很多人觉得盗笔只是鬼吹灯的衍生作品,三叔和他的盗笔能走到今天,是借了鬼吹灯的光。

好吧,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况且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不怎么喜欢在网上和别人争辩,因为互联网的不真实性能最大程度激发人性最丑恶甚至凶狠的一面。说得不好听,傻逼永远只会认为别人傻逼,刷微博贴吧的都知道网络骂战的可怕。

 

作为一个才入坑三年多的默默潜水的稻米,我翻过以前各种大神的解密贴,听说过以前盗笔吧浓厚的几乎可以称之为学术般的氛围,见证过一批批人来人走,直到小学生占领贴吧。

现在通过这个圈子也认识了不少基友,有的在海外留学,有的在加班熬夜,有的初为人母,有的在考研读博,有的在大学摸鱼,有的还在作业和考试里挣扎……交流的感觉真的挺奇妙的,感谢盗笔让我们结识,一张张明信片传递着不同城市的气息。

 

扯得有点远,但还是不怎么愿意谈谈小说本身。因为喜欢,所以总是带了很强的主观因素,和别人交流如果讲到盗笔会情不自禁激动起来,我就是这么藏不住情绪。

 

怎么说呢?官方一点,盗笔是见证主人公“我”的蜕变成长,让读者意会“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让我来说的话,盗笔几乎每个人物,我都很喜欢。

 

吴邪,即第一人称“我”,从菜鸟小白一路跌跌撞撞走到最后,盗笔后续《藏海花》里对秘密的执着,《沙海》里的复仇,一路的变化真是看得读者都揪心。他很幸运也很不幸,幸运的是,他碰到那么多愿意帮助他的人,不幸的是,他的人生因此完全改变。

张起灵,背负太多,活得像是从来没有活过。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对于小哥,我有点无法评价,就让永恒时间刻下你的模样,原来是这么虐的一句话。

王胖子,他的名究竟就是“胖子”还是他就是《鬼吹灯》里那个王凯旋,三叔至今也没有点明白。部分看过盗笔的姑娘认为,要嫁就要嫁王胖子这样的人,我完全同意。面对再绝望的困境也能满嘴跑火车,面对感情懂得珍重。胖爷,潇洒。

潘子,我敬他是条汉子,为了不剧透我就不多说了。总之,那碗面和那首歌,成为深夜痛哭的泪点。

老痒,存在像是一场梦,揭穿的刹那太惊悚。

吴三省与解连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黑眼镜,有点拽有点痞,出场晚,抢镜高。

解雨臣,“直接打死,算我的”,花儿爷霸气测漏,在四川时那段简直不能更帅。

霍秀秀,古怪精灵,心思难猜。

阿宁,有胆识有心机,有身手有身材,结局太可惜。

老九门  

上三门:张大佛爷,二月红,半截李  

平三门:陈皮阿四,吴老狗,黑背老六  

下三门:霍仙姑,齐铁嘴,解九爷  

九门提督,每个人都是传奇,故事真心不错。

(网友君本华衣为老九门写了段话,非常好的概括:

那上三门为官,军爷戏子拐中仙,正如烟上月。

那平三门曰贼,阎罗浪子笑面佛,正如杯中酒。

那下三门经商,美人算子棋通天,正如花下风流。)

 

现在想来,有点唏嘘。三叔给我们讲了很好的故事,现在他停笔了,在医院疗养或是各处散心、电影取景,而他的故事还没有讲完。

盗笔中有个十年之约,现在这个系列已经写了八年,我遗憾我与它只有三年多的交集,但幸好我能够与它一起走下去。

 

盗笔让我收获了什么呢?

杂七杂八的冷门知识,对执着、勇敢、信任、友情等精神的理解,和不同人的交流与认识,对人生的思索,对未知世界的求知欲与好奇心……

 

“十年之后有什么?”

“十年之后一定会有第十一年。”

 

截一段2014盗笔贺岁篇的文尾吧:

【我不想形容这种感觉。我只是开始吼叫,把疼痛从身体和脑袋中吼出去。
晚上6点左右,我第一次站了起来,喝了几口雪碧。
糖分开始弥补我身体所受的伤害,我是那么需要糖分以至于雪碧喝下去竟然有极度愉悦的感觉。我一连喝了两小瓶,缓缓清醒过来。
拿出录音笔,录下了两个名字:张小蛇,小张哥,你们后来怎么样了,这是个线索,我会查到你们的。
只是过了一天而已,不要停顿。我告诉自己,强迫自己站起来,用准备好的湿毛巾擦掉我,满脖子满脸的血,收拾了一下东西,我缓缓走出这个山丘上的小房子。
眺望了一下杭州,西湖对岸的城市灯光和堤上的射灯仍旧如此,湖面已经看不到了。
我不能停下来感慨,我再次告诉自己。
山路漆黑一片,我带上耳机放出比较舒缓的音乐,缓缓往山下走去。
“哥们你大胆的往前走啊。”草丛里有喝醉酒的登山客在高歌,唱的比鬼还难听。
“走着呢。”我看了看天上的繁星,吸了一口湖风。】

 

还能再爱不止十年。

谢谢三叔,谢谢盗笔系列。

评论(2)
热度(2)

© 明河 | Powered by LOFTER